LPGA球童确诊新冠肺炎 成巡回赛首位公开确诊者

LPGA球童确诊新冠肺炎 成巡回赛首位公开确诊者
2020年05月20日 08:05 皇冠网开户几点钟开奖
林西科姆(左)和球童佩德森林西科姆(左)和球童佩德森

  北京时间5月20日,米西-佩德森(Missy Pederson)天生喜欢分析。这是她能成为LPGA巡回赛顶尖球童的原因之一。

  当她为长期老板布里特妮-林西科姆(Brittany Lincicome)探查球场的时候,她不仅仅是步测码数。她根据一个SWOT的系统,帮助老板设计球道攻略。所谓SWOT是指:strengths(强项)、weaknesses(弱点)、opportunities(机会)和threats(危险)。

  在新冠疫情爆发,高尔夫停摆的这段期间,佩德森只能带上口罩,消毒湿巾以及防疫的计划,待在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家中和周边。

  即便如此,13天之前,她开始感觉胸闷,好像所喝的热饮未能吞咽下去,堵在那里。在随后那个无眠的晚上,她感到头痛,发烧。当她次日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嗅觉和味觉丧失了。

  那天,佩德森去了急诊中心,进行了非常不舒服的鼻腔棉签检测,但是她知道检测结果要六天之后才知道。

  最终,她确认感染上了新冠病毒。

  她是LPGA球员和球童之中第一个公开确认自己患上新冠肺炎的人。

  “我知道我只是被视为轻度病症,然而这就是我此生感觉自己病得最严重的一次,”佩德森对美国高尔夫频道官网说。

  佩德森发高烧,星期一她的体温终于降下来了,但是她的感觉仍然不好,仍旧在隔离之中。

  她依旧没有嗅觉和味觉。她说,吃东西的时候感觉很恶心。

  佩德森喜欢吃披萨,那是她喜欢的安慰食品,可是吐司、鸡蛋之外,别的食物她都没有胃口。

  “食物当前对我而言味同嚼蜡,甚至我喜欢的食物也是如此,” 佩德森说,“这是最为奇怪的感觉。吃东西十分艰难。我吃清汤鸡肉面条差一点呕吐了。”

  39岁的佩德森,在圣保罗上圣托马斯大学的时候曾经是NCAA三级大学篮球全美明星队成员。她毕业之后才拿起高尔夫球杆,让人惊叹的是,即便如此她仍一路打入未来巡回赛,也就是今天的赛美特拉巡回赛。她是一个健身达人,非常喜欢锻炼,可是现在病毒仍旧让她头重脚轻、呼吸短促。

  “米西是非常健康的,” 林西科姆说,“她每天都健身,饮食干净。我估计她没什么问题,可是当她对我讲这件事的时候,我真的感到有点恐怖,因为你真的对此不了解。

  “可是她看上去正在好转。”

  一个星期之前,佩德森遇到了一个紧张时刻。当时她精疲力竭,以至于两天时间都不清醒。她返回急诊中心,担心她的嗜睡症是缺氧的表现。

  “我不必插管,或者上呼吸机,甚至没有入院治疗,可是这个病的轻症也是极其不舒服的,”她说,“这比我遭遇过的任何感冒都要严重。”

  佩德森非常感激朋友们的强大支持。他们常常通过电话问候,或者来到她的门外,在门阶留下生活用品和物资。她说LPGA巡回赛运作官希瑟-达利-多诺弗里奥(Heather Daly-Donofrio)、巡回赛总裁维基-阿克曼(Vicki Goetze Ackerman)、球童、巡回赛朋友都来看望过她。

  “LPGA真的是一个大家庭,” 佩德森说,“我对各方的支持相当感激。”

  在家这段日子中,米西-佩德森密切关注着全美的经济重启计划。她也遵照着巡回赛的重启计划准备着。

  新冠体验给了她绝大多数高尔夫人都不具备的特别洞察力。

  是的,她希望美国的各个州在重启的时候明智一些,可她同时也希望重返工作岗位。

  “这是非常艰难的事情,” 佩德森说,“我很担心,因为我感染上了病毒,知道潜在的伤害,特别是像我妈妈这样的人。我非常担心社区之中那些易受攻击的人。

  “像我这样已经两个月没有正常收入的人,我完全明白重新回去工作的欲望。我理解。我也是这样的。我希望看到大家开门,可是我们必须拥有大家都同意,且能贯彻执行的规章制度。如果我们乱七八糟,我知道自己会很不舒服的。”

  佩德森希望工作,可是她担心情感战胜了理智。

  “我们远没有到搞明白的程度,”她说,“我没有什么政治目的。我不会阻止人们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,或者去干扰他人的自由。我只想我们,作为一个整体,要搞明白这是我们生命之中最疯狂的时期之一,只有这样全部人都才能受益。这需要不舒服的对话。”

  佩德森希望政府的领导人考虑全面,完全透明,就像LPGA专员麦克-万恩(Mike Whan)在制订重返计划时得到全体的支持那样。

  “他是一个了不起的领导,一直与我们顺畅地沟通,”她说。

  佩德森明白当前的世界,绝大多数都没有被病毒触动,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谁染上了病毒。

  她曾经也是这样的。

  “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,我是他们唯一被感染的熟人,” 佩德森说,“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,这只是一个偶发的事件,媒体报道的事件。

  “你开始感到有点麻木了。你开始想:‘真的存在吗?我不知道。我没有感染上。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人感染上。’我理解这一点。这是人的本性,可是这里敲响了警钟,这并不是笑话。这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  可是重新回去工作的挑战让米西-佩德森感到振奋。

  布里特妮-林西科姆初为人母,10个月之前生下了第一胎:艾默里(Emery)。米西-佩德森希望当七月底LPGA在马拉松精英赛重启的时候,她已经有抗体了,可以为布里特妮-林西科姆背球包,可是她并不确定。

  “我们甚至不知道是否抗体是稳固的,”她说,“我不会将自己置于威胁到布里特妮、艾默里、D的位置上。知道自己不会有威胁,肯定让我长舒一口气。”

  在这里“D”是林西科姆丈夫德瓦尔德-高乌斯(Dewald Gouws)名字的缩写。

  在高尔夫重新回来的时候,如果新冠疫情仍旧没有解除,球员与球童之间的工作关系也许是最具有挑战的一部分。球员与球童很难保持社交距离,因为在4、5个小时的一轮球中,要传递球杆,还有近距离的交流。

  佩德森不介意她成为一个真实的警告,提醒人们在疫情期间举办比赛,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风险。

  “我现在是一个参考点,”她说,“这不再是一种假设,不再是一个媒体故事。你认识的某个人患上了疾病,这是需要严肃对待的事情。”

  佩德森希望她恢复后能带上抗体,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她本人以及林西科姆,还有她的血浆有可能贡献出来,保护整个巡回赛。

  “现在所有一切都很不确定,” 佩德森说,“每天都有许多不停变化的信息涌入。谁知道七月份我们是什么情况呢?”

  佩德森肯定希望届时大家处于更安全,更健康的世界中。

  (小风)

高尔夫LPGA球童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